<dd id="xmmxl"></dd>

  1. <acronym id="xmmxl"><form id="xmmxl"></form></acronym>

  2. 向火而生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 杰 黃振明責任編輯:張峻銀
    2019-07-10 15:30

    熊熊烈焰像赤色的鐵幕朝我們籠罩而來,怎么也甩不掉,我們被它包圍了。“隊長,前面過不去了!”一班長喊道。一根直徑約一米長的倒木橫在道路中央,堵住了前行的道路。

    當一班長翻過倒木時,火已經爬上了倒木。“你繼續往前跑!我們沖得出去!”見狀,胡隊長焦急地命令道。煙霧漸漸濃了,火焰已經爬滿了倒木。倒木的另一側,我們已經看不到一班長了。

    慌亂中,我趕忙去摸身上的筆,從挎包中抽出采訪本開始記錄:下午5時許,風向突變,火勢增大。突然,山下爆發出一陣悶響,數名消防員困于……

    困在熊熊燃燒的烈焰中,我扔下筆和身旁的小孫緊緊抱在一起。小孫無助地說道:“小代,我們怕是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我們不就是向火而生的那群人嗎!”

    幾天來,我已經累得忘記了日期。凌晨一點,我們接到指示,將趕往一處新的起火點,這是近半個月來我隨中隊參加的第四場戰斗。就在12個小時前,我們剛剛完成了一次滅火任務。

    起火點在離中隊不遠的原始森林里,最高處海拔有4000多米。這座無言的大山,每年我們都免不了要和它較量幾番。只有當全員出動又全員安全返回時,這場較量才算是我們贏了。我們從不敢輕言勝利,因為還有一些戰友永遠倒在這里,化成了我們肩章上無以言說的重量。

    命令下達,我們開始了連夜奔襲。清晨時分我們趕到了村莊口,這里距離起火點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剩下的路依舊需要我們徒步負重前往。

    直到下午,我們才到達火場南側的鞍部位置,在這里我們觀察到,火焰正在十余米高的懸崖上“悠閑”地燃燒著。要是風向起了變化,火情隨時都有擴大的危險。

    下午,山里的風漸漸大了起來,風向也發生了變化。分隊指揮員老胡隨即決定兵分兩路,分別從山頂和山坡下出發,朝懸崖一側的火點挺進。

    這一路上,我不停地在為這篇新聞打著腹稿。其實這種新聞我經常寫,支隊只要出火情我就免不了要報道。我還是很愿意把這些不為人知的事情記錄下來。

    “小代,又琢磨稿子呢?”胡隊長突然打斷了我的思緒。“記得把我寫進去啊!”我笑著答應了他。

    一個小時后,我跟隨突擊組到達了起火點。由于火勢不大,火情很快就被控制住了,這時另一隊人馬也趕了過來。正當大家準備稍作休息時,胡隊長發現了山下的異樣:“怎么還有煙在往上冒?山崖下肯定還有火要燒上來,吳軍你去觀察一下。”

    吳軍別上對講機準備出發。突然,一聲可怕的悶響從山崖下傳了上來,隨后一團濃煙沖天而起。

    “壞了,山下爆炸了,快走!”胡隊長大叫一聲。大家立刻從地上彈起來,拼命向東面跑去。我抓起采訪本緊跟著大家的步伐。

    身后,爆炸一瞬間釋放出的火焰足有五六十米高。內心的絕望壓制了恐懼,我只能機械地向前奔跑,直到那根倒木橫亙眼前,我們才不得不停止了前進的步伐。赤色的鐵幕把我們圍住了,我抱著戰友小孫,用顫抖的聲音不停地安慰他……

    不知掙扎了多久,身上難以忍受的灼熱漸漸散去了。林子里的喘息聲輕了,耳邊只剩下枯木吧嗒吧嗒的燃燒聲。我本能地想要記錄眼前的情景,手卻沉重得怎么也抬不起來。

    我不能倒下!電視臺的編輯還等著我的新聞稿,大劉的帥照我還沒有投到網上。我要是倒下了,誰去報道我身邊這群英雄?再往下想去,我的眼皮越發無力了。我索性閉上雙眼任思緒在一片濃煙中盡情地翻飛。

    我的戰友們怎么樣了?這場與大自然的搏斗我們是不是贏了?我只記得幾分鐘前,他們還在濃煙中奮力突圍,絲毫沒有向烈火低頭的意思。

    這一幕,又讓我想起了三年前,我擔任支隊報道員后,第一次隨隊參加森林滅火時的情景。在最后清掃煙點時,也是一聲可怕的悶響掀起了巨大的火龍。我眼睜睜看著分隊長卓林森和同年兵楊杰龍被烈火卷下山崖。

    歸隊后,我的大腦一片空白,這篇新聞稿我不知該如何下筆。面對電腦,我不停地反思,兩名戰友被烈火卷噬,自己卻在一旁束手無策。在這篇新聞里,我實在無法面對冷冰冰的“客觀現實”,理性始終被情感和自責壓制著。

    后來,還是指導員的話點醒了我:時代的英雄需要宣揚,更需要被記錄,這既是報道員的職責,更是報道員的信仰。那晚,含淚寫完了新聞后,我決定今后要握緊手中的筆,還有我最摯愛的相機。報道員記錄著成長,也記錄著生死。

    我努力想睜開雙眼,但已經沒有力氣了。撥開腦海里滾滾的濃煙,我似乎看到中隊的戰友不停在向我招手。

    我又像往常一樣,拿起相機走進訓練場,記錄戰友們的生活。這份“美差”我堅守了3年,通過相機我見證著他們的榮耀和挫折,也見證著他們的成長。

    “來,小代,給我拍個照唄。”路上,正在打籃球的大劉叫住了我。唰,籃球應聲入網。我轉身迅速按下了快門,沒拍到他最帥的姿勢,只記錄下他那有些傲驕的表情。

    我拿著相機繼續往前走,來到了山腳下的訓練場。去年新入伍的戰士韓冰,正瑟瑟發抖地站在高樓上。索降是他的短板,也是他必須要邁過的一道坎。

    我站在樓下,看他仍在猶豫,我迅速架好相機沖他喊:“韓冰,你看這,我要把這段視頻錄下來!”他看到我身邊的相機,便停止了顫抖,沖著樓下聲嘶力竭地吼道:“我是火焰里的刀鋒,我怕誰?”

    “我開始錄了,你加油啊。”我看到他默默地轉過身,握住繩索奮力一躍。他緩緩向地面滑去,空中的他身體緊張得像塊木板。

    就在即將著陸的時候,他失去了平衡,身體不停在空中打轉。我和樓下的班長又緊張起來了。只見他在旋轉中努力控制著身體。由于速度過快,他的膝蓋重重地磕在水泥臺階上。落地時他臉色蒼白,鮮血浸透了作訓服。沖著鏡頭他卻依舊笑得燦爛,我沖他豎起了大拇指。

    我暗自慶幸他成長的代價只是皮外的傷痛,至少他還活著。

    繼續向前走,穿過訓練場的密林,我看到前方冒起了滾滾濃煙,熏得我睜不開眼睛。我快跑幾步,遠處幾點火光里,我看到卓林森帶著楊杰龍正在奮力拍打一處起火點。

    我習慣性地舉起相機,遠遠地為他們拍了張照。正當我按下快門的時候,又是一聲巨響,幾簇數十米高的火焰朝他們撲了過去。幾乎沒來得及反應,他們就被烈火卷下了山崖。

    我急忙沖進火場,雙臂拼命往山崖下探。“卓排長、杰龍,快抓著我的手!”但一切都太晚了,我聽不到他們的回音。

    濃煙散去,我看到相機安靜地躺在身旁。我急忙去翻,相機里僅剩下了兩個人模糊的背影。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過來,看到身旁的烈火熄滅了。我還注意到,這片茂密的森林里下起了大雨。雨滴歡快地從云彩中落下跳向樹葉,又滴落在我和兄弟們的臉上,滴落在我的舌尖,一絲清涼的甜意瞬間沁入全身。聽胡隊長說過,他最喜歡下雨天,喜歡聽雨點滴落的聲音。這會兒,我又聽到了他那沙啞的聲音:“兄弟們繼續往前沖,我們還有新任務!”

    從遠處看,林子里還燃著熊熊的烈火,卷著滾滾的濃煙;但在林子里面,小雨一直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av天堂2019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