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mmxl"></dd>

  1. <acronym id="xmmxl"><form id="xmmxl"></form></acronym>

  2. 穿越萬里海疆的“畢業旅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席守煜 徐木子 馬英智責任編輯:張峻銀
    2019-07-16 09:38

    凌晨4點,朝陽即將升起,學員王翔昱托舉六分儀,在晨光中觀星測天。他正在根據假定極限情況,運用傳統的天文方法,為艦艇航行測定位置。

    6月初,戚繼光艦搭載著海軍大連艦艇學院的大四學員,開始了一次巡游萬里海疆的航海專業實習。

    在近30天時間里,他們要完成地文航海、航海儀器、海洋氣象等11項專業課程實踐,進行100余項訓練及觀摩,穿過4個海區,靠泊6個港口,跨越近30個緯度,總航程達數千海里。

    朝霞的光輝映照在王翔昱的臉上,閃著點點金光。測量天體看似浪漫,卻要托著重量不輕的鋼制六分儀,反復測量比對,常常一練就是數小時。很快,王翔昱的海洋迷彩服就已被汗水浸透。

    “細節決定一次預報能否成功。”學員陳代鋼對此感悟很深。航行第7天,學員們進行定點拋錨課目訓練。突然,風平浪靜的錨地風云突變,艦艇偏移預定拋錨位置,訓練被判定不合格。

    在總結復盤中,陳代鋼發現,錨地處于沿岸島礁區,之前的氣象預報僅考慮了大環境,沒有對沿岸海陸效應、狹管效應等細節做好預案。

    “實習就是讓學員在失敗中成長,帶著經驗走上工作崗位。”航海實習教學組組長易成濤說。

    遠航不可能一帆風順。航行第9天,艦艇遭遇大風浪,一片片白色浪花出現在湛藍海面。

    “這是5級海況的標志——白浪花連成片。”學員吳凡看著舷窗外,查閱起對海況的文字描述,認真填寫在航海日志上。

    此刻的吳凡暈船嚴重,盡管已經吐了多次,他依舊堅持完成海圖作業與航行日志的填寫。

    值更期間,吳凡除了需要準確測定艦艇位置外,還需要掌握礙航物、風力、海流、水深、能見度等所有可能影響航行安全的信息,隨時準備好應對突發情況。

    “暈船,吐也要吐在戰位上。”完成交接更走下戰位,吳凡說。

    地文航海教員黃謙說:“航海指揮軍官眼中的浪漫,是風浪與漫長。這既是航海實習的關鍵詞,也是對這群即將畢業學員最嚴酷的錘煉。”他做了一個計算:航行期間,學員們要運用定位方法,堅守戰位至少200小時,測定艦位近千個,還不包括穿越島礁區、進出港等復雜海域航行。

    “戰斗警報!”一場戰斗演練在某海域打響。

    演練現場,考核組隨機抓取海上目標作為假想敵。面對突如其來的一個個想定情況,擔任航海長的學員馬國洲迅速測定“敵”艦運動要素,為指揮員綜合分析作出決策。

    在之前的模擬訓練中,馬國洲不止一次失敗過。“只有從課堂走向大海,才能將理論聯系實際,才能貼近未來戰位和海戰場。”馬國洲在實習日記中這樣總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av天堂2019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