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mmxl"></dd>

  1. <acronym id="xmmxl"><form id="xmmxl"></form></acronym>

  2. 鴨綠江的濤聲從歷史大潮中流淌而來,也將迎著新時代的夢想流淌而去……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劍鈞責任編輯:張峻銀
    2019-07-16 17:04

    靜水深流

    1

    那年我出差到沈陽,辦完公務又繞道去了一趟丹東。站在鴨綠江大橋的這一頭遠眺,悉心傾聽著滔滔江水的呼吸。我掏出手機給遠方的母親打電話:“媽,我來丹東了!”母親沉吟片刻說:“好多年沒去過安東了。”時至今日,母親還習慣性地稱丹東為安東,這讓我想起家中那張泛黃的照片,那是母親赴朝前夕和幾個女兵的合影,上方注有“安東市紀念”字樣。那一年母親21歲,人很年輕,戎裝在身,煥發著青春的朝氣。

    我沿著鴨綠江邊漫步,腦海里浮現出許多年前母親講的往事。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母親所在的部隊,作為一支勁旅迅即從海南島移師丹東,一邊訓練,一邊待命。隨著戰火向鴨綠江邊蔓延,部隊的戰前動員也在緊張進行著。

    “戰爭的味道越來越濃了,戰友們都在寫申請書,請求加入中國人民志愿軍。我也寫了申請書,但兩次申請都沒得到批準。理由是我身體瘦弱,體重才80多斤,又是女同志。我很不服氣,氣得哭了鼻子。老班長薛寶蕓大姐出來替我說話,‘我看鄭平同志行,別看她瘦小但挺能吃苦的。’最后我被批準了,但有個條件,就是保證行軍能跟得上隊伍。”

    母親很平淡,似乎不是在回憶生死攸關的抉擇,而是在述說一件尋常往事,就像在說出趟遠門那般波瀾不驚。我很想問,您就沒想到過死亡嗎?猶豫了半天還是沒問出口。母親看透我的心思,說:“部隊幾個月前剛打下海南島,都以為新中國成立了,全國大都解放了,該過幾天和平日子了,沒想到這么快又要上戰場。其實,沒有人喜歡戰爭,但作為軍人,我們別無選擇。”

    我抬頭望了一眼橫跨江面的鴨綠江斷橋和中朝友誼大橋,戰爭與和平的畫面同時浮現在眼前,心頭不禁想起一首熟悉的歌:“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那是在一個沒有月亮,沒有星星的漆黑夜晚,母親所在的部隊從長甸河口跨過鴨綠江,來到了那飽受戰火蹂躪的土地。幾天后,當這支軍隊突然出現在驕橫的敵人面前時,他們壓根就沒料到遇到的是久享盛名的“旋風部隊”。那是一個清晨,經過短暫激戰后,敵軍第6師一個加強營被我40軍118師全殲。1950年10月25日,注定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這一天,后來被命名為“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紀念日”。

    “我軍在追擊敵人的時候,才發現朝鮮人民所蒙受的苦難是那般深重。解放平壤時,那座美麗城市已成了一片廢墟。”母親心情沉重地說,她當時在想,如果這場戰火燒到我們國家,那將是個什么樣子?中國軍人決不能讓這場悲劇在我們的國土上演!

    2

    我走上鴨綠江斷橋。那是一座有著110年歷史的12孔橋,其聞名于世不是由于始建于清末的久遠,而是源于20世紀50年代的那場戰爭。當年,那橋被輪番轟炸的敵機炸斷,我方一側僅殘存4孔橋身屹然不倒,故稱“鴨綠江斷橋”。斷橋千瘡百孔,至今仍有萬千彈痕,我抬起頭,恰好橋上飛掠過一群白鴿,似乎在訴說著什么。

    母親告訴我,那場戰爭的激烈與殘酷超出想象。在朝鮮根本就沒有什么前方后方,頭頂隨時都有敵機轟炸,到處都險象環生。母親和趙偉同是南陽老鄉,東北野戰軍南下時,她倆一道在湖北羊樓洞入伍,同去朝鮮,又同居一室。入朝不久,趙偉就在一次空襲時被敵機投下的燃燒彈燒死,距她不遠處的母親幸免于難。母親含淚回憶說,趙偉是個活潑可愛的小姑娘,犧牲時年僅19歲。頭天晚上,她還有說有笑,暢想回國后讀大學呢。

    前線不斷傳來志愿軍戰友犧牲的消息。為了及時補充干部,提高指戰員文化水平,母親所在師利用作戰間隙組織輪訓隊,開辦識字班,主要培訓連排干部和戰斗英雄。她被任命為師政治部文化教員,用速成識字法教他們認字,學文化。許多學員都是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老戰士、老英雄,他們大都貧苦出身,根本就沒上過學。母親說,他們在戰場上英勇殺敵,無所畏懼,可拿起筆來,卻比上戰場打仗還難。

    輪訓隊有位連長叫徐長富,個子不太高,入朝時是八連一班班長。在一次激戰中,八連浴血奮戰6個晝夜,在打退敵人20多次進攻后,徐長富奉命帶領全班掩護連隊撤退,之后又一人留下來掩護全班撤退。敵軍逼近后,看他孤身一人,子彈也打光了就示意他投降。徐長富趁敵軍松懈之際,同時拉開兩枚手榴彈投向敵軍,并借著爆炸煙霧在混亂中滾下山坡,一個人硬是從敵軍重圍中脫險了。面對學文化,這位特等功臣為難得直撓后腦勺,說:“鄭教員,認字太難了,還是讓我上戰場殺敵人吧。”母親鼓勵他說:“我們將來回國還要搞建設,沒文化哪成?你就把字當成敵人好了,認識一個字就是俘虜一個敵人,讓它當你的兵;認識五百字,你就當上營長了。”徐長富憨厚地笑了,說:“成,我就消滅它一批,俘虜它一批。”第五次戰役后,徐長富作為志愿軍一級戰斗英雄回北京參加全國英模報告會。他回朝鮮后看到母親特興奮,第一句話就是:“鄭教員,我見到了毛主席!”他將從國內帶回的筆記本送給了母親,還在上面工工整整地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母親記憶里還有一位印象頗深的學員楊樹華,那可真稱得上是個“大老粗”,“毛”字和“手”字他就是分不清,急得母親不知如何是好。她就天天給他開“小灶”,終于讓他開竅了。課余時間,母親和他聊天,問他怎么當上英雄的?他竟憨厚地說:“我也不知咋當的。”原來,在第四次戰役時,楊樹華帶領的戰斗小組向正在修筑工事的敵軍發起突襲,敵人猝不及防逃下山去。他們憑借敵軍丟棄的陣地和彈藥,堅守了4天4夜。他榮立一等功,成為二級戰斗英雄。在輪訓隊里,母親接觸過許多這樣的志愿軍英雄,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們濃烈的愛國情感,就像鴨綠江水源遠流長;他們大無畏的犧牲精神,就像長白山的峰巒昂然向上。面對武裝到牙齒的“聯合國軍”,他們用自己的血肉之軀筑起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長城,保障了鴨綠江對岸人民的幸福與安寧。

    3

    鴨綠江水在靜靜流淌,歲月撫平了那場戰爭的創傷。同飲一江水的中朝兩國人民,生活得如此平安而祥和。江中穿梭的游船蕩漾著歡笑,沿江公園的人們在閑庭信步。許多外地游客都跑到江邊,以鴨綠江斷橋為背景拍下一張張留念照片。

    往事也并不如煙,朝鮮戰場上有許多難忘的往事,隨著鴨綠江水久久蕩漾于心中。

    我父母的婚禮是在朝鮮防空洞舉辦的。母親說,她和時任師敵工科長的父親是在解放海南島之后,經組織介紹認識的,當時沒來得及結婚就匆匆赴朝參戰了。1952年夏天,在敵我雙方轉入戰略對峙階段時,師里批準他們結婚。說到婚禮,也挺簡單的,晚上,幾位師首長在食堂請他倆吃了頓飯,講幾句祝福的話,儀式就算完成了。

    組織上給他倆安排了個防空洞,鋪蓋卷一挪,就把家安下了。母親說,說是家,可連張新床單也沒有,她只有一條隨身的行軍毯,兩件換洗的軍服,再加上入冬穿的一套棉衣褲。父親比她強一些,好歹有套完整的行李。這就是他們的全部家當。

    有一天我忍不住問:“媽,戰爭那么殘酷,你們干嗎還要在戰場上結婚?”母親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反問:“你看過電影《刑場上的婚禮》吧,廣州起義失敗后,周文雍和陳鐵軍面對死亡,為什么還要結婚呢?”我沉默了。是啊,每天都面對敵機狂轟濫炸,他們也說不定哪天就“光榮”了呢。

    這也許就是戰火中的青春和戰火中的愛情吧。婚后不久,母親懷孕了。當時,師政治部領導找母親談話,動員她回國。母親說什么也不同意。“我從小就沒了父母,參了軍才找到了家的感覺,這里有我的愛人,有我的戰友,部隊就是我的家,我舍不得離開這里。”母親說,她跑到首長那里請求留下來,并保證不掉隊,還能做力所能及的工作,絕不給組織添麻煩。就這樣,母親留在了朝鮮戰場。

    懷孕后,母親的妊娠反應特別厲害,吃不下什么東西,更何況戰爭環境下別說吃水果,就是新鮮蔬菜都見不到。吃的全是海帶、干菜和咸菜。母親回憶道:海帶特別腥,一聞就想吐,為了保存體力,她還是強迫自己吃下去,要吐也跑到離戰友們遠一點的山上去吐,以免讓他們發現。

    志愿軍沒有制空權,白天通常待在防空洞以防敵人空襲。到了晚上,借著夜幕掩護才能行軍或者活動。母親有孕在身營養不良,在又矮又潮的防空洞里兩條腿腫得一摁一個坑。就是那樣一種環境,母親也始終保持著樂觀情緒。她和大家一樣挖防空洞,從里往外拉土。夜行軍,母親也在踐行著自己的諾言,從沒掉過隊。母親說,最初幾個月,許多戰友都不知道她是一個孕婦。有一次,幾個女同志去山洞倉庫領生活用品。母親從朝鮮老鄉那里借來一個背夾子,背著20多斤油走了五六公里山路,夜黑路陡,一路上跌跌撞撞地回到了營地。

    母親懷孕6個月后,在一次行動中跌了一跤,出現早產征兆。等父親和戰友將母親送到附近醫院時已晚了,孩子沒能保住,是一對雙胞胎。多年后,母親講起這事,臉上還掩飾不住內心的憂傷。

    在鴨綠江畔,我不禁在沉思:一個人的足跡就是一個人的歷史,一個國家的足跡就是一個國家的歷史,后人總能從前輩的足跡中,領悟到一種精神,一種激勵,一種寄托。母親是平凡的,當年也只留下一名志愿軍女兵的足跡,但這些年來卻一直深深感動著我。我為有這樣的母親而驕傲。母親跨過鴨綠江的那一刻,就注定她的命運與祖國的命運緊緊連在一起了。1953年7月27日,母親和她的戰友凱旋,回到了祖國懷抱。母親說,當她在車上看到了鴨綠江,看到了五星紅旗,看到了祖國同胞熱情的歡呼時,她和所有戰友都喜極而泣。

    那天,我久久地凝視著鴨綠江水,看它靜靜地流向遠方,雖說江水波瀾不驚,但我依然能從靜水深流中,傾聽到鴨綠江的濤聲。這濤聲是從歷史大潮中流淌而來,也將迎著新時代的夢想流淌而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av天堂2019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