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mmxl"></dd>

  1. <acronym id="xmmxl"><form id="xmmxl"></form></acronym>

  2. 觀山測海繪“戰圖”

    ——北部戰區海軍某支隊沿岸測量中隊忠誠使命矢志打贏紀實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曾火倫 楊艷 賀美華責任編輯:張峻銀
    2019-07-29 08:34

    官兵穿過作業區蘆葦蕩

    官兵在島礁上測繪。

    高山林地、灘涂泥沼,他們不走尋常路;深入荒蕪沼澤、孤懸海島,他們歷盡艱險初心不改。

    這是一群果敢無畏的鐵血勇士,這是一支忠誠使命的測繪奇兵。

    北部戰區海軍某支隊沿岸測量中隊成立近60年來,走遍祖國海岸線觀山測海繪制精確“戰場地圖”,為打贏明天的戰爭提供堅實數據支撐,譜寫了一曲矢志不移謀打贏的忠誠之歌。

    “咱倆這回算是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還敢上?!”

    兩名戰友看著腿和手臂摔傷的公茂軍,簡直不敢相信,剛剛死里逃生的他,竟然要求再次攀爬懸崖,將最后一個關鍵數據補齊。

    2010年9月,該中隊士官公茂軍參加一次重大測繪任務。經過實地對比,他發現一處海岸線測繪數據有誤。由于測量工具受限,公茂軍選擇徒手攀爬上山測量。

    在懸崖峭壁上徒手攀爬近30分鐘,目標區已近在眼前。關鍵時刻,支撐公茂軍身體的石塊因風化嚴重突然脫落,毫無防備的他從懸崖上墜落下來。

    萬幸!公茂軍墜落的地方,恰好是一片海水覆蓋的亂礁,海水的浮力減緩了墜落的沖擊,公茂軍撿回一條命。

    戰友們驚魂未定,公茂軍卻簡單處理了一下傷情,拖著受傷的身體再次往懸崖上爬。

    為了數據不惜懸崖冒險,地勤分隊分隊長王強也有這樣的經歷。

    那次任務,王強帶著戰士張繼元測繪一座山的地形。一番忙活,繪出等高線后他卻發現數據有缺失。

    山的正面是懸崖,繞到山后路程太遠。王強仔細觀察后發現,峭壁上分布著不少地方工程隊鑿的窟窿。他和張繼元商量后決定,利用這些窟窿徒手攀爬上山,以節約測繪任務的時間。

    人到半山,進退兩難。到了半山腰,王強和張繼元權衡再三,咬牙繼續往上爬。50米、20米、10米、5米……100多米高險象環生的危崖,他倆足足爬了3個多小時。終于爬到山頂,王強和張繼元累得癱倒在地,連呼吸都感覺到胸腔隱隱作痛。心有余悸的張繼元對王強說:“咱倆這回算是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爬山,對測繪兵來說只是必備的本領之一。而在荒無人煙的野外環境下作業時,更重要的是生存技能,以及遇險后的自救本領。

    那年,劉春陽與劉青兩人前往南方某無人島執行任務。他們返回營區后,中隊領導發現,劉春陽的一根手指纏著厚厚的紗布。

    細問之下才知道,在執行潮汐觀測任務時,劉春陽發現驗潮水尺上的刻度被吸附力強的海蠣子遮住,為了迅速記下隨時可能發生變化的數據,他便用金屬片反復刮擦,不慎劃傷了手指,差點傷到骨頭。

    無人島前不挨村后不著店,沒有醫療點可以進行專業治療,劉春陽自行包扎后,直到測繪任務完成才撤退,手指卻因此嚴重感染。

    談及測繪任務面臨的種種風險挑戰,中隊領導感慨道,多年來,官兵去過那么多環境艱險的地方,執行過那么多困難重重的任務,但大家不曾退縮,那是因為,在測繪兵的心里,數據大于天。

    “補給再不來,我們就只能吃土了”

    “千里走單騎。”中隊官兵如此形容執行任務的場景。每次執行測繪任務,小分隊多則八九人,少則兩三人,有時甚至是單兵作戰。

    不僅如此,由于任務的特殊性,官兵常常背著二十多公斤重的測繪設備涉海水、鉆蘆葦、闖泥潭,探無人區,上無人島,環境之艱苦、交通之不便、補給之困難,超乎常人想象。

    2002年,中隊前往山東某地執行測繪任務,駐地離最近的鎮子超過20公里。由于沒有自來水且儲水不易,官兵便在營地附近挖了一個大坑,鋪上塑料布當飲用水的蓄水池。

    時間一長,水面上漂浮的蒼蠅、蚊子、臭蟲越來越多,儼然一個臭水潭。

    談及此事,中隊領導卻說,在荒無人煙的野外,有水喝已經很幸福了。

    一次執行測繪任務時,因臺風登陸補給船無法靠近任務地點。3名官兵組成的測繪小組被困在荒涼的灘涂上。

    食物和淡水所剩無幾,補給船卻始終不見蹤影。3名官兵的心,就像飲用水的水位線,一點一點往下沉。

    兩天兩夜過后,臺風減弱,補給船終于抵達任務地點。那一刻,中士王洋波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補給再不來,我們就只能吃土了。”

    考驗,還來自任務中未知的風險。

    中隊官兵告訴記者,去過那么多地方,最讓人心里發怵的,不是高不可攀的懸崖,不是荒無人煙的海島,而是密不透風的蘆葦蕩——

    兩米多高的蘆葦叢,人一進去就被遮得嚴嚴實實,要弄清人在哪里只能聽聲辨方位;泥土松軟,稍有不慎就陷進去半個身子,要想不走丟,最好的辦法是進去之前拿安全繩將大家連在一起;蚊蟲肆虐,連驅蚊藥都經常“失靈”,若沒有防護裝具,就會被咬得滿身是包……

    “想看愛人穿裙子的樣子”

    “葡萄,來,讓爸爸親親!”

    每天晚上,只要這個聲音響起,中隊官兵就知道,副中隊長閆海林又開始跟女兒“單向對話”了。

    女兒出生時,閆海林因執行任務沒能陪在愛人身邊,任務結束后回家只住了3天就匆匆趕回部隊。

    中隊領導告訴記者,由于任務區大都在人跡罕至的地方,官兵與家人團聚的機會少得可憐,有時信號不好,連通話或視頻都覺得是一種奢侈。許多官兵有了孩子以后,因聚少離多,孩子見了爸爸都感到很陌生。

    閆海林為了讓女兒熟悉自己,所以每天晚上都堅持在電話里一遍又一遍地叫女兒的名字。他說,哪怕年幼的女兒記不住爸爸長什么樣,能記住他的聲音就心滿意足了。

    一個五大三粗的糙漢子,每天對著電話說這些溫情脈脈的話,中隊官兵卻沒人笑話他。

    因為常年在外執行任務聚少離多,公茂軍婚后10年一直沒有要小孩。2014年,妻子懷孕5個月時,公茂軍接到了外出執行長期任務的命令。

    牽掛著即將出生的孩子,這個任勞任怨慣了的老兵有些放心不下。看他心神不寧的樣子,妻子反倒一個勁兒地勸他安心執行任務。

    女兒出生那天,公茂軍正在海上作業。手機沒有信號,他完全不知道妻子在醫院的狀況。直到第二天,靠近海岸線的另一組隊員接到中隊打來的電話后,通過高頻對講機將消息轉告公茂軍時,他才知道自己已經當爸爸了。

    消息傳開,測量船上的官兵沸騰了。為“隆重”慶祝這遲到的幸福,大家翻箱倒柜,把存了許久舍不得吃的好東西全拿出來,卻只有一堆咸菜、幾瓶辣椒醬。沒有酒,大家就以水代酒,舉起杯碰了又碰表達祝福……

    那是怎樣一幅充滿深情而又令人倍感辛酸的畫面?

    中隊領導告訴記者,類似的故事,在中隊還有很多,但官兵常年以苦為樂,置身其中早已習以為常。

    有一年,支隊領導看望執行任務的一線官兵,當問到大家有什么困難或愿望時,一名士官羞澀地說:“想看愛人穿裙子的樣子。”

    一句話,聽得支隊領導當場落淚。

    由于測繪任務繁重,中隊官兵每年3月至11月幾乎都奮戰在作業區。從春忙到冬,花兒開了又謝,天氣從涼到熱再轉涼,等夫妻在冬季團圓,漂亮的裙子早已收進了衣櫥。

    望著忙碌的官兵,記者感慨萬千:沒有一代代測繪兵艱苦卓絕的奮斗和無怨無悔的付出,哪來翔實可靠的戰場數據支撐明天的勝利?每一個默默無聞的測繪兵,都是值得敬佩的英雄!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av天堂2019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