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mmxl"></dd>

  1. <acronym id="xmmxl"><form id="xmmxl"></form></acronym>

  2. 古詩中的軍旅情懷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仲責任編輯:張峻銀
    2019-07-30 16:02

    又到“八一”,這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鐵血榮光的節日。此時此刻,輕輕翻開那些流傳千載的古代軍旅詩,便旌旗在望,鼓角相聞,似有鐵馬冰河入夢來。

    很喜歡唐代楊炯的《從軍行》:“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牙璋辭鳳闕,鐵騎繞龍城。雪暗凋旗畫,風多雜鼓聲。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這是截取楊炯投筆從戎,出塞參戰過程中的幾幕典型場景,按時間線寫就的豪情篇章,最后兩句則是畫龍點睛之筆。邊塞的報警烽火傳到了長安,我心中激情涌動不能平靜。將軍手執兵符辭別皇宮,率領精銳騎兵出擊,包圍了敵軍要塞。兩軍對壘,彌漫的大雪使軍旗都黯然失色,呼嘯的狂風與雄壯的進軍鼓聲交織在一起。我寧愿做個低級軍官為國沖鋒陷陣,也勝過一介書生只會雕句尋章。場景的跳躍變換,帶來了明快的節奏,形成了一往無前的豪邁氣勢,使“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這一聲吶喊成為千古絕唱。大敵當前,全民皆兵保家衛國,這種強烈的愛國熱情、報國之心,激勵著一代又一代將士們赴湯蹈火為國盡忠,這是軍人至高的榮耀。

    同樣是《從軍行》,在王昌齡筆下則是另一種視角。他寫的《從軍行(其四)》:“青海長云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這首經典的邊塞詩,每每讀來都激情澎湃,如一盞明燈穿越時空,牽引我們的目光回到那波瀾壯闊的古戰場。青海湖、雪山、孤城、玉門關,這一個個散點串起了邊陲蒼涼、險峻的地域長卷,透視出戍邊將士生活之艱辛、責任之重大。邊塞戰事頻繁,將士們身上的盔甲都磨破了,但是,不剿滅敵人決不收兵。“不破樓蘭終不還”的“破”字極具張力,令人回味無窮,使得“還”字具有了凱旋的意味。這是將士們奮勇殺敵、不勝不歸的快意表達,更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軍人氣概展現。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唐代王翰的《涼州詞(其一)》則展現了一幅戍邊將士在征戰間歇歡宴的畫面,由表及里地寫出了將士們的內心活動。酒筵上,甘醇的葡萄美酒盛滿在夜光杯之中,正要暢飲時,助興的馬上琵琶也聲聲響起,仿佛催人出征。如果醉臥在沙場上,你不要笑話,古來征戰之人能有幾個活著返回家鄉的?王翰未直接寫征戰,卻用豪邁曠達之筆,重擊了我們心靈深處最柔弱的部分,沒有一點矯揉造作。誰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但作為軍人,注定要有視死如歸的悲壯。醉臥沙場,與其說是詩人的浪漫筆調,不如說是軍人甘灑熱血寫春秋,不怕犧牲的血性詩畫,躍然紙上,呼之欲出。

    明代戚繼光是位文武雙全的職業軍人,既曾立功當世,又曾遺法后人,乃不可多得的統軍帥才,他的所思所想自然與上述幾位詩人有所不同。他曾寫下《韜鈐深處》:“小筑暫高枕,憂時舊有盟。呼樽來揖客,揮麈坐談兵。云護牙簽滿,星含寶劍橫。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據說,這首詩作戚繼光最初寫在一本兵書的空白處,全詩沒有華麗的辭藻,但詩里詩外流露出的是一片赤子之心。詩中說,現在的生活暫時高枕無憂,但仍擔憂倭寇的侵擾。即使來客人了,酒席宴上也要商討抗倭的用兵大計。每天看兵書都到深夜,寶劍也是橫放在身邊,不敢有絲毫懈怠。立功封侯并非是我的真正志向,只愿海面風平浪靜,倭寇不敢來犯。

    這首詩既有戚繼光當時生活的自畫像,又有他經年征戰后的思考。軍人枕戈待旦,但絕不好戰,戰場上沖鋒陷陣、建立軍功不是目的,目的是要維護國家和平,這是跳出“小我”的大境界。“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是戚繼光的自勉,也是真正軍人的心聲,這是軍人博大胸懷的體現。

    詩言志,詩言情。從這些經典古詩中我們能夠感受到軍旅的情懷,這是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優秀篇章,亦是愛國主義、英雄主義的重要來源。此時此刻,請把目光投向這些不朽詩篇,歌以詠懷,向那些千百年來為抵御外侮,維護國家安全做出貢獻的中國優秀軍人致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av天堂2019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