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mmxl"></dd>

  1. <acronym id="xmmxl"><form id="xmmxl"></form></acronym>

  2. 閱讀父親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蔡小東 馬曉麗責任編輯:張峻銀
    2019-08-05 11:16

    我從未見過我的父親。

    1953年2月24日,我在黑龍江雙城堡50軍留守處出生的時候,父親正帶領著50軍在朝鮮戰場上鏖戰。留守處立刻把我出生的電報發到了前線指揮所,讓正在前線指揮戰斗的父親“欣聞喜訊”。

    父親自然希望早日見到自己的兒子。母親也最理解常年征戰在外父親的心情,所以在我剛剛滿月的時候就急著做去朝鮮的準備。

    但還是晚了,就在母親辦好一切手續,準備攜襁褓中的我入朝之際,突然從前方傳來父親犧牲的噩耗。僅僅差了幾天,誰能想到這短短幾天竟會斷然錯開兩個血脈相承的生命,讓我們父子倆永遠地失去了見面的機會……

    保守了18年的秘密

    1971年6月14日晚8時,一輛黑色轎車突然駛進我所在部隊營區。正在查崗的我目睹著車上下來一個年輕的軍官,神情嚴肅地從我面前匆匆走過。然后,部隊首長與年輕軍官輕輕交談,一遍遍地翻看花名冊……

    第二天,我正在操場帶隊訓練,政治處主任氣喘吁吁地迎著我跑來:“快!把工作交代一下,上面來電話通知你立刻去大連黑石礁49號樓,你母親來了!”我愣了,我聽說過黑石礁49號樓,知道那是個上級搞接待的地方,而我的母親只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

    后來我才知道,母親是偶然見到了原沈陽軍區副司令員鄧岳叔叔和夫人韓軍阿姨,他們碰巧要來大連就勸說母親一起來。母親當時說我不去,兒子不讓我去,我這樣突然到部隊去孩子會不高興的。但鄧岳夫婦從母親的拒絕里看出了渴望,就不由分說地硬是把母親拉到大連來了。

    當母親決定來大連時,根本沒料到此行將為我揭開那個保守了18年的秘密;當我一步步踏上49號樓臺階時,也斷然不會想到,一扇對我關閉了18年的大門正在打開……

    事情是這樣引起的:母親隨鄧岳夫婦到大連后,鄧岳叔叔立刻派人去部隊接我。這就是我在前一天晚上看到的黑色轎車和年輕軍官。

    問題出在了名字上。鄧副司令員告訴年輕軍官要接的人叫“蔡小東”。這個名字不要說我所在部隊首長沒聽說過,連我也從未聽說過。那個年輕軍官和部隊首長自然翻遍花名冊也沒能找到“蔡小東”。一看年輕軍官沒把人接回來,鄧副司令員立刻火了。母親在一旁聽出了名堂,急忙打斷鄧叔叔。

    蔡小東!鄧叔叔說,這還能有錯嗎?

    錯了。母親說,忘了告訴你,我……早就給他改了名字。

    沉默,在場的所有人都沉默了。過了許久,鄧叔叔才低聲問母親,就是說,孩子現在還不知道?

    不知道。母親的聲音又干又澀。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小東今年應該是18周歲了吧?鄧叔叔問。

    是。母親回答。

    張博同志,鄧叔叔誠懇地望著母親,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孩子已經年滿18周歲,已經是革命軍人了。應該讓他知道了!

    是啊,是應該讓他知道了。母親的眼里突然充滿了淚水,母親說,可是我不知道該怎么跟他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av天堂2019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