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mmxl"></dd>

  1. <acronym id="xmmxl"><form id="xmmxl"></form></acronym>

  2. 誰人敢坐“第一船”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郭豐寬 姜永安責任編輯:張峻銀
    2019-08-05 11:18

    大渡河奔騰澎湃,濤聲震天,好像在重復八十四年前的那句發問——

    誰人敢坐“第一船”

    沿著紅軍進軍路線一路前進,再走長征路的記者來到四川省雅安市石棉縣安順場大渡河河畔。

    “大渡河兩岸峰巒重疊,每至化雪季節,千里激流傾瀉而下,洶涌澎湃,石走雷奔。”石棉縣委宣傳部副部長宋廷剛介紹,安順場一帶大渡河水寬流急,每年5月又正處洪水期,水勢兇險、難以架橋,水寒徹骨、不可泅渡,因此自古稱為“天塹”。

    1935年5月24日,中央紅軍先頭部隊到達大渡河南岸的安順場。此時,蔣介石早已令國民黨軍隊加強大渡河沿岸的防御力量。為確保渡河成功,中央紅軍此前特派劉伯承和聶榮臻分別擔任北上先遣隊司令員和政委,紅一軍團一師一團臨危受命,擔負強渡大渡河的先遣任務。

    “這是當時紅軍在安順場的戰斗示意圖。”在中國工農紅軍強渡大渡河紀念館里,宋廷剛指著墻上的一幅地圖介紹,“24日晚按原定計劃,一團政委黎林率二營到渡口下游佯攻,團長楊得志率一營冒雨分三路,隱蔽接近安順場并發起攻擊。經過20多分鐘的激烈戰斗,一營擊潰敵軍兩個連,占領安順場控制南岸渡口,并意外繳獲敵船一只。”

    “有了船只,劉伯承當即命令先遣隊于次日渡河。”宋廷剛告訴記者,紅一團第一營奉聶榮臻命令組建渡河突擊隊。作戰斗動員的肖華指著波濤洶涌的河水問一營官兵:“誰愿意坐第一船去?”話音剛落,全營官兵爭先恐后答道:“我愿意!”“我是黨員我先去!”就這樣,營長孫繼先挑選出17名官兵組成突擊隊,向大渡河發起強攻,于是就有了后世傳頌的“十七勇士強渡大渡河”的故事。

    據當時船工楊文有的女婿、84歲的退伍老兵宋元勛介紹,5月25日7時,這17名勇士每人攜帶一把大刀、一支沖鋒槍、一支短槍、五六顆手榴彈,由孫繼先和二連連長熊尚林帶隊,向大渡河北岸發起進攻。

    戰斗打響后,南岸一側的紅軍同時開火,掩護突擊隊渡河。當勇士們強行登岸后,敵人的機槍子彈像火舌一般向他們噴射而來,他們被完全壓制在灘頭,無法前進。

    千鈞一發之際,指揮戰斗的團長楊得志急令炮兵連長趙章成開炮支援。趙章成靠著經驗,準確測量距離方位,利用手中一門缺了一條腿和沒有瞄準鏡的迫擊炮,將僅有的3發炮彈全部射向敵火力點,打亂了敵反撲和阻擊隊形。勇士們順勢占領有利位置,向敵陣地發起沖擊。隨后,跟進的渡河部隊也順利登岸,及時擊退國民黨軍增援部隊,成功占領了渡河點。

    “據俘虜交待,他們起初想依靠大渡河天塹,像清軍殲滅石達開率領的太平軍一樣,將紅軍全殲于此,沒有人想到紅軍竟能成功渡河。”采訪中,宋元勛反問記者,“紅軍為什么能過大渡河?”

    “或許渡河中的一個小插曲,足以說明答案。”還沒等記者回答,宋元勛接著講述了這樣一則故事——

    “我聽岳父講,當時挑選渡河勇士時,孫繼先營長深知這是一場硬仗,起初挑選了16名戰斗經驗豐富的黨員老兵,組成突擊隊。然而一名叫陳萬清的新兵,哭喊著非要參加突擊隊不可,所以突擊隊員便由16人增加到了17人。”宋元勛感慨道,“正因為革命隊伍中不乏敢坐‘第一船’、敢于慷慨赴死的勇士,紅軍才能每每化險為夷,共產黨才能一次次在絕境中找到勝利之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av天堂2019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