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mmxl"></dd>

  1. <acronym id="xmmxl"><form id="xmmxl"></form></acronym>

  2. 人民海軍籌建的背后

    來源:人民網作者:責任編輯:張峻銀
    2019-08-05 16:57

    1949年年初,張愛萍傷愈歸隊,本想回到前線后要求給支隊伍“打過長江,沖進‘總統府’”,卻意外接到了不參加渡江戰役,留下來組建華東海軍的任務。張愛萍回憶:“會后,陳毅同志和我促膝長談,縱論國內外大事,展望勝利前景。他向我傳達了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的決定,為了解放全中國,防止帝國主義的侵略,并為迎接解放臺灣的任務做好準備,決定由第三野戰軍組建海軍,委任我擔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聽了陳毅同志的傳達,我感到非常興奮,又感到壓力很大。在此之前,黨中央和中央軍委把組建人民空軍的任務交給了第四野戰軍……現在又及時地作出了組建海軍的決定,這就使中國人民解放軍由單一的軍種成為陸海空軍種齊全的人民軍隊,無疑是我軍建設史上一個重大的事件。然而,要我來組建海軍,我毫無思想準備。海軍是技術性很強、陸海空諸兵種特點俱備的現代化軍種,一時還感到無從下手。白手起家,難度將是很大的。當時我向陳老總說:‘搞海軍,我自己連游泳都勉強,難以勝任。’陳毅同志強調,這是歷史逼著我們去干的,而且非干好不可,要你去干,是黨中央對你的信任,你是合適的人選。就這樣,我受命于關鍵之時,從此把全副精力投入到組建海軍的調查研究和策劃之中。”

    渡江戰役前夕,張愛萍來到第三野戰軍司令部的駐地江蘇泰州白馬廟,見到了粟裕,研究組建海軍的準備工作。粟裕介紹說:“部隊正要過江,準備把三野教導師的機關和一個團的部隊,以及野戰軍司令部的一個偵察營和蘇北的海防縱隊4000多人,全部調歸海軍由你指揮。”“但三野教導師機關的人還不在這里。我只幫你找到了幾個人,一個是28軍84師的副參謀長李進,一個是三野司令部的作戰參謀黃勝天,另兩個是軍工部采購科科長張渭青和機關管理員溫禮芝。這樣連你5個人,算是第一批海軍的籌備人員,以后再陸續給你補充。”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同日的下午1點30分,張愛萍將海軍籌備人員一共13人(5名干部和8名戰士)召集在一起,在泰州白馬廟——三野渡江指揮所的兩層小樓里,召開了一次會議,正式宣布華東海軍于今天成立。此時此刻,這支海軍只有13人,所有現代化機械裝備僅美制吉普車3輛,無一艘現代化戰艦。這一天——4月23日,在1989年2月17日被中央軍委頒文確定為人民海軍誕生日。

    就在這一天,國民黨海軍給人民解放軍海軍送了一個大大的禮包。4月23日下午3點30分,也就是會議召開的兩個小時后,原國民黨海防第二艦隊司令林尊在南京笆斗山江面宣布率部起義,投入人民的懷抱。起義部隊帶來了61艘艦艇,1671名海軍專業官兵。

    為了網羅海軍人才,張愛萍到上海后,于1949年6月的一天在 《大公報》上發表招聘啟事,主要內容是為創建人民海軍,羅致海軍人才,業已成立登記國民黨海軍人員辦事處,凡一切曾在國民黨海軍中工作,而今后決心獻身新民主主義革命事業,志愿為人民海軍服務者,均可前往該處報到登記,以備量才錄用。上海辦事處設在重慶南路182號。接著又派人到青島、福州、廣州、廈門等地設立了登記辦公室,在報刊上公布了登記手續和辦法,并強調指出:“凡曾在國民黨海軍服務,不論脫離遲早,不論官佐士兵,或階級高低,不論航海、輪機、制造、槍炮、通訊、測量、軍需、醫務,或其他行政人員,均可前來登記。”

    張愛萍回憶:“此舉效用甚大,短短幾個月中,報名登記的已達1100余人,其中包括國民黨海軍元老,如曾以鼎中將、周應聰少將、曾國晟、羅柳溪、馬瑞希、呂美華、楊滄活、江偉衡和金聲同志介紹的國民黨海軍司令部辦公廳副主任(代主任)徐時輔等原海軍人員。為了原海軍人員的來到,我們曾多次召開歡迎會。我在歡迎會上說:‘這樣的歡迎會今后我們還要繼續不斷地開下去,一直開到臺灣去!’對此,著名的歌唱家朱崇懋特地譜了一支歌《把歡迎會開到臺灣去》,有力地激勵著原海軍人員參加人民海軍行列。這樣,連同第二艦隊和其他陸續起義的國民黨海軍人員投身到人民海軍來的已達4000余人,形成了一支相當可觀的技術隊伍。”

    1949年8月28日,毛澤東召見了張愛萍和林遵等原國民黨海軍高級官員,他對林遵說:你們懂得科學知識,有技術,我們新同志要向你們學習。人民解放軍有優良的政治工作和戰斗作風,你們也要向新海軍學習。新老海軍要團結,相互學習,共同為建設強大的人民海軍而奮斗。

    于是,開國大典的閱兵式上,也就有了人民海軍方隊。

    ——本文選自東方出版社《誕生:共和國孕育的十個月》,董偉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av天堂2019在线